協會簡介  |  業務范圍  |  免責聲明  |  領導成員   |  

合同約定的解除條件成就后,解除權人仍要求對方繼續履行合同則視為放棄解除權

時間:2018年05月22日 信息來源:公眾號:海壇特哥 點擊:收藏此文】 【字體:

【案例索引】

 

國泰世華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與盈達電子商務軟件系統(上海)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一審:(2009)浦民二(商)初字第8319

二審:(2010)滬一中民四(商)終字第1509

 

 

【裁判要旨】

 

在合同約定的解除條件成就后,解除權人應當就解除合同還是繼續履行合同擇其一行使。若解除權人又要求相對方繼續履行合同的,應視為其以自己的行為放棄解除權,該解除權消滅。

 

【基本案情】

 

原告國泰世華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泰銀行)、被告盈達電子商務軟件系統(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盈達公司)于20044月簽訂銀行軟件合同一份,約定:鑒于原告準備將其上海代表處升格為上海分行,經原、被告協商,由被告向原告提供TAIBs銀行綜合應用系統,并向原告員工提供指導和培訓及相關服務;原告應向被告支付的合同總價款為285000美元;被告同意如原告于合同簽訂一年后(由合同簽訂當日起計算)仍未能拿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執照,則原告有權終止合同,在此情況下,被告將在接獲原告通知后的一個月內無條件退還所有已收款項予原告,而原告允許被告撤除所有TAIBs相關的裝置,至此,合同視為正式終止等。合同簽訂后,被告為原告安裝了TAIBs系統。原告于2004722日支付被告45600美元,同年1223日又向被告支付46600美元,合計付款91200美元。20055月后,原告未能取得開設分行的營業執照。但20055月至20062月期間,原告仍通過發電子郵件要求被告履行合同約定義務,被告也按照原告要求履行了合同項下義務。

 

原告國泰銀行訴稱:其為籌備上海分行開業,與被告簽訂《銀行軟件合同》。但由于政策原因,原告至今未能在上海開業。2008121日、2009116日原告曾向被告通知并重申合同已經終止,督促被告退款及撤除TAIBs系統。但20091117日,被告致函原告拒絕退還已收貨款。原告根據合同約定解除權,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解除原、被告之間簽訂的銀行軟件合同,被告返還原告貨款人民幣754853.28元。

 

被告盈達公司辯稱:不同意原告訴訟請求。原告在合同約定的行使解除權的情形出現后,沒有提出解除合同,反而要求被告繼續履行合同義務,表明原告放棄了合同約定的解除權,變更了合同。合同主文寫明簽訂時間為20044月,至20055月一年期限屆滿,原告已取得合同解除權,而原告在2009116日才向被告提出解除合同,已經超過合理期限。

 

【判決結果】

 

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原告國泰世華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判決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觀點】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雙方爭議焦點在于原告是否有權行使合同約定的解除權。根據原、被告在合同中的約定,如原告于合同簽訂一年后仍未能拿到合法執照,則有權終止合同。然而,被告提供的電子郵件證明,原告在上述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后,仍然要求被告繼續履行合同,被告也按照原告的要求履行了合同義務。原告的行為表明其已放棄了合同約定的解除權。約定解除條件成就后,解除權人應當就解除合同還是繼續履行合同擇其一行使,解除權人既然選擇了繼續履行合同,就意味著其放棄解除合同。若解除權人接受了相對方的履行,還允許其享有解除權,無疑將損害相對人的利益,違反《合同法》規定的公平原則。退一步說,即便原告沒有放棄解除權,也應當在合理期限內行使。合同解除權作為形成權,必須受到除斥期間的限制,否則,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將長期處于不確定狀態,不利于對相對人交易安全的保護。本案被告雖然未催告原告行使解除權,但原告在合同約定的一年后仍未拿到合法執照,已經知道解除權已經產生,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權衡利弊,決定解除合同與否。原告未能提供有效證據證明其在2008121日或之前已通知被告解除,且即便原告確于2008121日通知被告解除合同,也已明顯超過合理期限,其解除權已經消滅。綜上所述,原告已喪失合同約定的解除權,其要求解除合同的理由不成立。原告基于合同解除要求被告返還貨款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二審法院認為:在合同約定的解除條件成就后,有解除權的一方當事人可以向對方發出解除合同的通知,也可以要求對方繼續履行合同,但是解除權人只能擇其一而行之,否則將使雙方當事人的合同法律關系處于一種不穩定狀態。如果在合同解除權條件成就后,解除權人仍然要求對方繼續履行合同,則意味著其用默示的方式放棄解除權。故本案中國泰銀行已經喪失合同解除權。

 

【法官分析】

 

《合同法》規定一方當事人享有約定解除權時,可以解除合同。但對于享有解除權的一方在解除權成就后又要求對方繼續履行合同的,解除權是否消滅未作明確規定,《合同法》對于解除權消滅事由的規定存在漏洞。對此,可類推適用《合同法》關于撤銷權消滅事由的規定,并參考民法中的權利失效理論、英美法系中的禁反言原則對該法律漏洞予以補充。

 

一、《合同法》對解除權消滅的規定漏洞和合同撤銷權的類推適用

 

關于解除權消滅的情形,《合同法》僅于第95條規定: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期限屆滿當事人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法律沒有規定或者當事人沒有約定解除權行使期限,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的,該權利消滅。本案中,雙方對解除權的行使期限并無約定,被告也未催告原告行使解除權,因此,僅從《合同法》明確的規定看,被告關于解除權消滅的抗辯缺乏法律依據,原告解除權并未消滅,原告可據此解除合同。但是法律未作規定并不意味著法律不欲作這樣的規定,民法解釋學將法律體系上違反立法意圖的不圓滿狀態稱作法律漏洞。

 

在法律性質上,解除權屬于形成權的一種。從民法解釋學的上述原理出發,可以尋找《合同法》對其他形成權的相關規定。《合同法》第55條規定了同樣作為形成權的撤銷權消滅的兩種情形,其中第2項規定具有撤銷權的當事人知道撤銷事由后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放棄撤銷權的,撤銷權消滅。

 

對解除權可參照同為形成權的撤銷權的規定,在一方享有解除權后,并未向對方發出解約通知,而是繼續要求對方履行合同的,應視為享有解除權的一方已經以自己的行為放棄了解除權,該解除權也隨即消滅,此后不能再以該解除權向對方提出解除合同。本案一、二審均認為在解除權條件成就后,解除權人仍然要求對方繼續履行合同,是以默示的方式放棄解除權,雖未明確說明是參照了《合同法》對于撤銷權的規定,但在運用的效果上是完全相同的。

 

二、權利失效理論

 

被告的另一項抗辯認為,原告在合理期限內未行使解除權,導致解除權消滅。盡管《合同法》并未對解除權規定除斥期間,但運用民法的權利失效理論仍可對解除權的行使期限作出限制。所謂權利失效理論,依臺灣地區學者王澤鑒先生的觀點,是指權利者在相當期限內不行使其權利,依特別情事足以使義務人正當信任債權人不欲使其履行義務時,則基于誠信原則不得再為主張。權利失效理論建立在民法的誠實信用原則之上,屬于禁止權利濫用的一種特殊形態,對于整個法律領域,無論公法、私法及訴訟法,對于一切權利,無論一切請求權、形成權、抗辯權,均可適用。而在權利失效的效果上,學說上認為,權利失效是禁止權利不當行使的一種特別形態,權利自體并未消滅,僅發生抗辯。

 

本案中原告在解除權產生后的相當期間內未行使該權利,且要求對方繼續履行合同,已使對方對原告不再行使解除權產生信賴,原告再依此要求解除合同,明顯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被告提出的原告行使解除權已經過合理期間的抗辯成立,原告行使該解除權應當受到限制。

 

三、英美法的禁反言原則

 

英美法中的禁反言原則,是由英國近代法律泰斗鄧寧大法官在高樹(High Trees Case)一案中所確立,該原則的基本含義是:為實現法律公平正義的原則,即在原存有當事人間之權利義務約定中,雙方當事人之一方對另一方有所明示免除或更改契約履行條款時,如該對方因信賴已著手實行,或許可允諾人反悔其允諾,則該相對人必受到損害或損失,在此情形下,法院不準許其反悔。此后,英美法中的禁反言原則更擴展到禁反行為。《美國(第二次)合同法重述》第90條也采納了該原則,規定:如果允諾者應該合理地預期其允諾會誘使被允諾者采取某種確定的、實質性的行為或克制,而且該允諾也確實誘使該行為或克制發生,則該允諾應該是有約束力的,因為只有強制執行該允諾才能避免不正義。本案中,原告在解除權成就后,要求對方繼續履行,且對方也根據原告的要求履行了合同,如果再允許原告依據原合同解除權解除該合同,會損害到被告方對原告的信賴,有違合同的公平正義原則。

 

我國《合同法》之所以規定具有撤銷權的當事人知道撤銷事由后以自己的行為放棄撤銷權的,撤銷權消滅,原因也在于保障另一方的信賴利益和合同狀態的穩定。無論是撤銷權或者解除權,一旦一方當事人享有該形成權便具有了可以以自己意志單方面撤銷或終止合同的權利,合同隨即處于一種不穩定的狀態,另一方會時刻擔心合同終止而使自己的履行行為成為不必要。因此,《合同法》第95條還規定了對方當事人有進行催告的權利,在經對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不行使解除權的,解除權消滅。而在一方解除權成立后,其要求對方繼續履行合同的行為,會使相對方產生信賴,即享有解除權的一方已不會再行使其解除權,法律應當保護對方當事人的這種信賴。故確立撤銷權、解除權可以權利人的行為默示放棄與英美法中的禁反言原則在法理上是相通的。

 

本案在法律對合同解除權的消滅事由存在漏洞的情況下,根據誠實信用原則填補了法律空白,實際確立了享有解除權的一方以自己的行為放棄解除權的,解除權消滅這一規則,并且與民法中的權利失效理論相契合,不僅具有民法解釋方法論的意義,對完善我國的合同解除制度也具有重要意義。

 

本文節選自《買賣合同案件裁判要點與觀點》(《裁判要點與觀點叢書》系列)法律出版社20166月出版



黄瓜视频无限观看破解版本文轉自:公眾號《海壇特哥》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WnxEsRAjKJEtI4T-mPXIzw

(作者: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法官 楊巍 編輯:admin)